對烏克蘭的“特別軍事行動”已經持續3個多月。美西方大力支援烏克蘭,同時對進行極限制裁。截至目前,西方國家的對俄制裁層層加碼,而在經濟金融領域對美西方採取了強烈的反制措施。

迄今為止,同美西方劇烈對抗的深度和廣度已經表明,二戰後形成的國際經濟秩序正在受到重大衝擊。二戰後國際經濟秩序的基礎是佈雷頓森林體系,從廣義上講,則是作為聯合國特別機構的國際經濟秩序的三個經濟支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和世界貿易組織。在制裁與反制裁的激烈博弈之中,這三個國際經濟支柱的功能和影響力正在受到沉重打擊。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需要冷靜地觀察,沉著地應對。

最主要的是我們要堅定不移地把中國的事情辦好。在目前的情況下,我們更要堅持穩中求進的工作總方針,保持中國經濟健康持續地向前發展。中國的穩定、中國的發展就是全球的穩定力量、全球的和平力量。發展好中國經濟,就是在為世界的和平發展做出貢獻。

第二是維護和完善現行的國際經濟秩序,增強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的發言權和代表性。中國是現行國際政治經濟秩序的參與者、建設者和貢獻者。在政治領域方面,中國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我們始終堅持和平發展,堅持聯合國憲章和宗旨。在經濟秩序方面,作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和世界貿易組織的重要成員,我們堅持以規則為基礎的制度原則。

在改革開放之初,我們確實得到世界銀行的很大支援。隨著經濟的發展,中國正在對世界銀行軟貸款、世界銀行國際開發協會的資金做出重大貢獻。中國已經連續多年成為世界銀行軟貸款窗口IDA的捐資國,中國對世界銀行軟貸款窗口第20次增資的貢獻,比第19次又增加了10%。可以看出,中國是負責任的大國,中國發展首先造福于中國人民,同時也支援世界的發展,特別是世界的減貧事業。在這方面,中國的影響、中國的聲音和發展中國家新興市場國家的訴求是一致的。我們要提高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在這些重要國際金融機構中的發言權和代表性。

第三是反對長臂管轄,結合國際經濟秩序嚴重變化的可能性,要有儲備政策工具。SWIFT的功能問題和人民幣的作用問題普遍受到關注,我們要從發展的角度客觀地進行分析。有三組數據:一是IMF特別提款權的構成,人民幣的權重5月剛由10.92%提高到12.28%,美元的權重由41.73%上調至43.38%,歐元、日元和英鎊的權重分別由30.93%、8.33%和8.09%下調至29.31%、7.59%和7.44%。新權重組成的SDR自今年8月1日起正式生效。二是根據IMF2021年底的數據,全球12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美元佔59.15%,歐元佔20.48%,日元佔5.83%,英鎊佔7.8%,人民幣佔2.66%。第三組數據是根據SWIFT的統計,國際貿易結算主要貨幣,美元佔的比重是87%,歐元是7%。如果按照貿易結算和投資結算相加,那麼就全球的支付比重而言,美元是40%,歐元是34%,人民幣是1.8%。

一個國際支付貨幣的形成,本質上是國際信用,其所有權、使用權要有一個穩定的機制保證,還要具有價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儲藏手段和世界貨幣這五種職能。所以,美元現在作為全球最強勢的貨幣,這是一個事實存在。但是,新的變化正在發生。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特別是貿易量的增長,人民幣作為貿易結算貨幣和投資結算貨幣使用的比重在增加。在這個過程中,人民幣要逐漸地發揮更大的作用,但是要水到渠成。

第四,中國要加強同金磚國家,也要加強同美歐日等發達經濟體的政策溝通。通過相互溝通,加強對彼此政策的了解,這對於政策的選擇和中央政府最後的政策判斷是非常重要的。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